<cite id="v9rvp"></cite>
<var id="v9rvp"></var><menuitem id="v9rvp"><dl id="v9rvp"></dl></menuitem>
<var id="v9rvp"></var><cite id="v9rvp"><span id="v9rvp"><menuitem id="v9rvp"></menuitem></span></cite>
<var id="v9rvp"><strike id="v9rvp"><thead id="v9rvp"></thead></strike></var><var id="v9rvp"></var>
<var id="v9rvp"></var><var id="v9rvp"></var><cite id="v9rvp"></cite>
<var id="v9rvp"></var>
<cite id="v9rvp"></cite><var id="v9rvp"></var><var id="v9rvp"><strike id="v9rvp"><thead id="v9rvp"></thead></strike></var>
<cite id="v9rvp"><video id="v9rvp"></video></cite><cite id="v9rvp"><span id="v9rvp"><menuitem id="v9rvp"></menuitem></span></cite>

以立法引領和保障改革 展示對外開放意志決心

2021-06-16 08:25   來源: 海南日報

  原題:全國人大法工委就海南自貿港法出臺意義及內容亮點答記者問

  以立法引領和保障改革 展示對外開放意志決心

  日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自由貿易港法》(以下簡稱海南自由貿易港法)正式頒布實施。該法共八章五十七條,從貿易自由便利、投資自由便利、財政稅收制度、生態環境保護、產業發展與人才支撐等方面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發展提供法治保障。近日,全國人大法工委相關負責人接受海南日報記者采訪時,就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的出臺意義、立法過程、基本原則和內容亮點進行了詳細介紹。

  一、請介紹一下制定本法的重要意義?

  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分步驟、分階段建立自由貿易港政策和制度體系,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改革開放重大舉措,是黨中央著眼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深入研究、統籌考慮、科學謀劃作出的戰略決策。

  第一,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是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國家重大戰略、以立法引領和保障改革的重要舉措。2018年4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對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作出重要部署。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和《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專門對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進行規劃設計。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將黨中央關于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決策部署轉化為法律規范,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提供立法引領和法律保障,對于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有效發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保障作用,十分重要。

  第二,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是進一步彰顯我國對外開放、推動經濟全球化決心的客觀要求。當今國際環境復雜多變,經濟全球化遭遇更大的逆風和回頭浪。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國擴大對外開放和推動經濟全球化的步伐從未減弱。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保障海南自由貿易港在法治軌道上有序運行,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推動海南成為新時代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新標桿,有利于充分展示我國建立對外開放新格局、堅定不移全面擴大開放、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的意志和決心。

  第三,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是從國家立法層面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實現制度創新、系統協調推進改革提供法律基礎的實際需要。海南自由貿易港政策制度體系的核心是制度創新,需要積極探索建立適應自由貿易港建設的更加靈活高效的法律法規、監管模式和管理體制,逐步形成在國家法制統一前提下的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律法規體系。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對自由貿易港的功能定位、運行方式、管理模式進行頂層設計,有利于加強制度設計的系統性與協調性,保障政策措施的穩定性與權威性,避免各級各類法律規范在適用中可能出現的沖突,使各項制度措施相互配合、相得益彰,提高制度的整體效益。

  二、請介紹一下該法的立法過程和基本原則?

  全國人大常委會高度重視這項立法工作,按照黨中央部署要求,將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列入年度立法工作計劃。栗戰書委員長多次專門聽取海南專題匯報并對相關工作作出部署,成立以王晨副委員長擔任組長的海南相關立法調研小組,有關專門委員會負責同志、常委會辦公廳有關負責同志和部分常委委員參加調研小組,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負責具體工作。王晨副委員長兩次帶隊赴海南調研,深入企業、機場、學校等實地考察,立法調研小組成員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有關工作人員多次到海南,聽取海南各方面對立法的意見建議,經綜合各方面的意見,反復研究修改,形成海南自由貿易港法草案,于2020年12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進行初次審議,并于2021年4月提請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進行二次審議,草案初次審議和二次審議后均向社會公布草案全文,征求社會公眾意見。海南自由貿易港法于2021年6月10日全票通過。本法的出臺,有利于保障各項改革于法有據,確保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在法治軌道上行穩致遠。

  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立法的基本原則:一是,及時將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指示精神和黨中央關于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決策部署法律化、制度化。二是,堅持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的原則性、基礎性定位。三是,體現中國特色和借鑒國際經驗相結合。四是,在保證國家法制統一的前提下賦予海南更大改革自主權。

  三、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的主要亮點有哪些?

  一是在管理權限和授權立法方面,規定國家建立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領導機制和與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相適應的行政管理體制,國務院及其有關部門根據需要,依法授權或者委托海南省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行使相關管理職權;授權海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根據本法,結合實際需要,制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規,涉及法律保留事項或者應當由國務院制定行政法規事項的,應當分別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或者國務院批準后生效。

  二是在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方面,關于貨物貿易,在境外和海南自由貿易港之間,貨物、物品可以自由進出,列入海南自由貿易港禁止、限制進出口貨物、物品清單的除外;由海南自由貿易港進入內地的貨物,原則上按進口規定辦理手續,物品按規定進行監管,運輸工具簡化進口管理;貨物、物品及運輸工具由內地進入海南自由貿易港按國內流通管理。關于服務貿易,確立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對負面清單之外的跨境服務貿易,按照內外一致的原則管理。

  三是在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方面,全面推行極簡審批投資制度,全面放開投資準入,適用專門的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和放寬市場準入特別清單,完善投資促進和投資保護制度,強化產權保護,逐步實施市場準入承諾即入制。

  四是在稅收制度方面,確立了海南自由貿易港簡化稅制的要求和步驟,海南自由貿易港封關運作時,應當將增值稅、消費稅等稅費進行簡并,在貨物和服務零售環節征收銷售稅;全島封關后,進口征稅目錄外的貨物“一線”零關稅,內地貨物入島退稅;對符合條件的企業和個人實行所得稅優惠。

  五是生態環境保護方面,規定海南自由貿易港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健全生態環境評價和監測制度、制定生態環境準入清單、禁止境外固體廢物輸入等,實行環境保護目標完成情況一票否決制和生態環境損害責任終身追究制。此外,海南自由貿易港法還在產業發展、人才支撐和綜合措施方面,規定了與自由貿易港建設相適應的制度政策體系。

  四、法律通過后,如何保障法律的實施?

  法律通過后,在保障法律實施方面:一是,海南省可以根據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實際需要,用足用好海南自由貿易港法規制定權;二是,各有關部門和海南省應當根據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的要求,及時制定出臺法律中明確規定的各項具體辦法;三是,在本法施行后,海南自由貿易港全島封關運作前,國務院及其有關部門和海南省可以根據本法規定的原則,按照職責分工,對本法規定的事項制定過渡性的具體辦法。

  在“中央統籌、部門支持、省抓落實”的工作機制下,上下聯動、形成合力,將法律確定的重要原則和要求轉化為可操作、能落地、出實效的具體制度措施,確保法律制度實用、管用、好用,推動黨中央、國務院對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戰略部署得到有效落實,建設經濟繁榮、社會文明、生態宜居、人民幸福的美麗新海南。(記者 尤夢瑜)

[責任編輯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7565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