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9rvp"></cite>
<var id="v9rvp"></var><menuitem id="v9rvp"><dl id="v9rvp"></dl></menuitem>
<var id="v9rvp"></var><cite id="v9rvp"><span id="v9rvp"><menuitem id="v9rvp"></menuitem></span></cite>
<var id="v9rvp"><strike id="v9rvp"><thead id="v9rvp"></thead></strike></var><var id="v9rvp"></var>
<var id="v9rvp"></var><var id="v9rvp"></var><cite id="v9rvp"></cite>
<var id="v9rvp"></var>
<cite id="v9rvp"></cite><var id="v9rvp"></var><var id="v9rvp"><strike id="v9rvp"><thead id="v9rvp"></thead></strike></var>
<cite id="v9rvp"><video id="v9rvp"></video></cite><cite id="v9rvp"><span id="v9rvp"><menuitem id="v9rvp"></menuitem></span></cite>

稻田旁的追思

2021-05-25 08:42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三亞5月24日電 題:稻田旁的追思

  新華社記者 陳凱姿

  海南進入酷暑,熾烈的陽光照在三亞師部農場上。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海南基地大門,正對的是一片剛收割不久的稻田。一陣熱浪襲來,禾茬子上新冒出的嫩苗,向路旁的兩面墻“點頭”,仿佛是在致敬那位陪伴過它們的91歲老人。

  早在今年3月初,袁隆平已經沒有力氣支撐身體,但還堅持坐著輪椅,常常經過那兩面墻,在伸向稻田的一段水泥路上轉幾個來回。

  基地的一名管理員張立偉是這一幕的見證者。他看著這片在4月完成收割、測產的第三代雜交水稻,嘆了一口氣:“這是老人心心念念的稻田啊?!蹦嵌稳兆?,看到基地員工頂著暴曬在田里干活,袁隆平總要叮囑一聲“注意身體”。如今,這位老人再也不會出現在這里了。

  老人曾坐輪椅經過多次的那面墻,此時成了海南群眾的“追思墻”。一簇簇黃白相間的菊花,擺在印有袁隆平題寫的“發展雜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字樣的墻角。從海南各地趕來悼念的人,放下鮮花后,都情不自禁地念起這句話。

  在稻田和基地大門之間,往來穿梭的車輛和行人自覺放慢了速度。有人站了半天久久不愿離去,有人突然抿著嘴失聲抽泣,有人舉著手機記錄了一個多小時的畫面……

  “老一輩人經歷過吃觀音土、啃樹皮的饑餓磨難。是他用一粒種子改變了這個國家?!?7歲的向志佳來自湖北,他在“追思墻”下站了一會兒,望著袁老的遺像,眼眶濕透了。水滴落在滾燙的地上,不知道是汗,還是淚。而在他的身后,11名幼兒園孩子排成一列,用稚嫩的聲音一遍一遍喊著“袁爺爺一路走好”。

  基地大院里,袁隆平住過的房間緊閉。有村民搬著板凳,自發守在院子的門口?!八?月10號之前還住在這里的,天天都能見到,就像自己家里面的老人一樣?!薄八郧跋矚g在院子里打排球;下午3點半后在樹蔭下的石桌上下象棋;從田里回來,一定要到路旁的小賣部坐一坐?!贝迕駛冋f,現在好像一下子缺少了點什么。

  今年春節前,有人送給袁隆平的幾盆紫色蘭花,現在還擺在二樓的陽臺?;?,已經全部凋謝,只留下依然挺立的枝莖和葉子。

[責任編輯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7487432